抒情散文

抒情散文
导读
最新推荐
最新发表
推荐周榜
获赞月榜
精品美文
明星作者
偶遇美文
对诗试友
分类
励志
感悟
爱情
伤感
情感
心情
校园
文章
散文
故事
日记
诗歌
诗歌
现代诗歌
古体诗歌
爱情诗歌
优美诗句
句子
励志句子
感悟句子
伤感句子
唯美句子
爱情句子
沧桑句子
幸福句子
经典语句
作文
推荐作文
精品作文
作文竞赛
作文搜索
当前位置: 186棋牌app - 美文欣赏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临安游记

临安游记

作者:凡凡 [文集]时间:2019-09-08 09:27  字体:
  【前言】
  
  临夏燥热天,安心浮云间。
  一却千般事,游得性子闲。
  
  临安,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是那年上大学。初出县城的我,坐着大巴车,一路颠簸摇晃,经过一个叫“临安”的县城,我暗暗地记下,当时想放假回家时还会经过此地的。
  大学课余,走了杭州的一些景点,对人文历史也略有接触,才发现以往高中对历史书所述南宋偏居“临安”的这段记载毫无违和感,甚或直接忽略不计了。
  毕业工作后,数十次往返杭州,火车不断的提速,已经多年不需经过临安了,曾经的记忆随时光渐渐散去。
  再次面对“临安”两个字,让我困惑于八、九百年前苟安南下的临安府与现在的临安区的异同,这个困惑基于名字的相同、基于地理位置的重叠、也基于人文历史的交叉、更基于对历史长河的陌生。
  今天要去的“临安”,非南宋皇朝的临安,而是钱王衣锦还乡的临安;不是“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偏寓即安的临安,而是“水漫鱼登市,山昏鸟入城。心心天目路,只解向西行”的山水临安城。
  旅游,无非就是出去走走、看看;疗养,无非就是放下心、享轻松。所见所闻,所感所想能记下来的是游记,不能记下来的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受,有胜于无,不管游兴如何,却是宅家者无法体会的。
  于是,能记下来的,聊作游记;不能记下来的权作第七感吧!
  
  
  【第1天◎初识临安城】
  
  晨光里,念一首南朝·刘铄的《过历山湛长史草堂诗》清清脑,以更好的状态迎接山灵水秀的临安城。
  
  兹山蕴灵诡,凭览趣亦赡。
  九峰相接连,五渚逆萦浸。
  层阿疲且引,绝岩畅方禁。
  泉溜夏更深,林交昼长荫。
  伊予久缁涅,复得味恬澹。
  愿逐安期生,于焉惬高枕。
  
  昨日夏阳余威未褪尽,晨起复又升腾骄阳似火,所幸空调车,避开烈日与高温,携着往时的疲倦,孕着对未知的期待,坐车3时余,在中午11时许顺畅到达临安城。
  车停即临,小憩即安。大家鱼贯而出下车,循位落座用餐,餐罢入酒店大堂。经过人脸识别与身份证双重验证,领得房卡,核对房间,刷卡进房,洗罢午休,当下一时无话。
  午休至下午4时,大巴车不辞辛劳,驱行20分钟,把我们送至八百里养生圈。这里属于环湖拥山的青山湖镇,目前被开发成集旅游观光、环湖自行车赛、健身疗养于一体的风景区。就在这里,我们寻彭祖遗迹,谒彭祖祠,走南宋御街,眺青山湖,进百花楼,览水上剧台,循青山绿道,穿水上森林……。
  导游说这里在拍摄大型电视剧《临安喜剧》,商铺闭门,游客停接,因而有些空寂,不见人烟。但是这里却有着历史的重现,有着现在的展示,更有着未来的展望。景是对比,是文化,是心情,也是“智、仁”的区别(古语说:“智者乐山仁者乐水”哦)。
  浏览历时1时余,大概是不善坐车吧,我神情有些恍惚,随车返回驻地,晚餐后便早早回房间。
  阵阵倦意袭来,我强打精神,举目窗外。天空中有些异彩,目力遥遥处,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持龙头杖,抚衔梅鹿,引长嘴鹤,坐云松台,驾祥云端,越过凌凌青山湖,缓降而来。那老者,按住云梢,捋捋胡子,点点寿头,挥挥长袖,洒下无数青点苗影,犹如万箭并发,刺立滩头。瞬间但见那些苗,随风左右,扶摇抖擞,膨胀伸张。须臾间,滩涂上林茵夹道,荒凉处绿意盎然,空旷间人声鼎沸。道上人们仰首探望,高声呐喊,骑坐单车,驱动齐发,指点追逐着云头,祈求着长生之秘诀。老者自称彭祖,哈哈大笑,牵鹿携鹤,飘然遁去,徒留缥缈的云彩和回荡在山谷里浑厚的声音:“无它,惟生息尔!”……
  “惟生息尔!”我喃喃自语,“运动与休息么”?我翻个身,似懂非懂,在朦胧中睡去。
  真应了那句:“假作真来真也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第2天◎古镇掠影】
  
  在室友辛劳的鼾声里,或眠或醒,天已大亮,却仍眷恋着“bed”,终于在铃声叫早之前挺身而起,斩那个藕断那个丝连,开始做着出门的准备。
  想起昨晚的梦解,我哑然失笑:养生之道,能这么轻而易举的理解么?不过“生息本来就是世界万物的本能”,但能否协调自然,却是个课题,今日无关养生,暂且打住!
  简单吃过早餐,待到约好时点,大巴车准时出发。因第一天的激动与兴奋,有四分之一的人请假留宾馆休息。游伴少了,当然会少了些趣味,不过我想汽车是唯一欢喜的,因为它的减负不少,轻松+愉快了吧。
  一路,汽车追逐着梦想,导游畅谈着传说,游客放飞着思绪,大家姗姗而来,不带一丝娇羞。
  车停南屏山公园脚下,大家随导游访南屏塔,瞻昌化红军遗址,阅临安革命史,游唐昌胜境,览东坡亭……囫囵吞枣般把人文、历史、感悟、虔诚、景观等胡乱吞下,不管能否消化,留待那个“枣核”在百度肠中的百番翻转,千般询查。
  幸好,这不是考试,是度假,我们轻松看景,也无谓增识。有些事,知道就行了,不必太过追究;过于认真,或许就是迂腐,或许就背离了此次出游的初衷。
  景随车去,又随车来,不一会,我们就来到一个叫河桥古镇的地方。河桥是有着数百年历史的移民古镇,相传一徽商因“安史之乱”,避难建居于此,后子孙繁衍生息而成。
  古镇坐落于玉屏山下,青山湖绕村落由西向东缓缓流去,湖面木桥支撑南北,供乡民家畜往来,湖水清澈,湖草茂盛,傍湖民居白墙黑瓦,内饰板壁木柱,沿街花岗石板铺路,湖水被引至家家门前街道下,洗刷开口处可见石板下清水潺潺,屋角枣树上蝉鸣应和着店铺里的叫卖吆喝声,别有一番“晚风吹行舟,花路入溪口”的茶马古道韵味。
  导游带领下我们跨过匾题“唐昌首镇”四字的城门,穿过相公殿,观看了“吞剑吐珠”、“川剧变脸”、“男扮女唱”等“大把戏”,参观了“榨油”、“弹棉花”等老作坊,然后穿弄堂,走石板路,赏门前沟溪,访百年老店。说实话,来去匆匆,浮光掠影,这儿景不奇、物不怪、人不殊,古镇在当下中国的复古潮中并不显得那么出色,经济有些萧条大家也是毫不见怪。但是“来即有感”,倘佯其间,时光似乎倒流,岁月仿佛回归,那遥远古老的因子在你的血液中荡漾,让你回味,让你澎湃,让你寻觅……
  
  有诗为证:
  青山湖畔碧水悠,玉屏山下古镇愁。
  奔波劳碌皆生计,今朝安能适旧楼?
  
  
  【第3天◎幻演太湖源】
  
  盛夏,骄阳如火,一如我的游性;喧嚣,夏蝉声竭,一如我的痴迷。追逐着前日的梦境,我意兴盎然。
  
  有词赞道:
  
  亥猪七月热正劲,久盼疗养情更真。喜逢盛世现华昌,乐见神州兴宏业。感佩政策布恩泽,惬意山水养心性。欣欣然调饮食起居,滋滋然听趣闻轶事,怎么一个“怡”字可得了?
  
  “仙人,等等我!哪有好山水?”我纵身一跃,居然飘飘而起,犹如一张带着发动机的树叶,飞摇直上。当我气喘吁吁地赶上那白胡子老人,攀住他胯下云朵,大声喊道。
  “叫我彭祖”,老者仙风道骨,和蔼可亲。“抓住云耳朵,不要松手,不然摔下定成肉泥!”老祖乐呵呵地。
  “彭祖,哪儿山水好?” 我揪紧云耳朵,忍着呼呼风声,锲而不舍地问。
  “山水哪都好,子不闻‘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子不闻‘知者乐水,仁者乐山乎?’不管你来不来,那山水都在那儿!”老祖似乎很有学问,而且愿意教育人。
  我欲拱手施礼,怎奈不敢松手,只好点头垂目表示领教。
  “总有好坏之分吧,彭祖?”我装出谦虚好学的口气求教。
  那老祖把捻须的手抬起,摆了摆,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开口道:“孺子难教,孺子难教也!真是‘道可道,非常道啊!’”老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那彭祖您从何而来啊?”我灵机一动,心想,神仙来的地方准是好山水,胜境吧!我腆着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那老祖缓缓说着,神色有些自得,大概很为自己的机巧回答满意。不过我敏锐地看到他手指点了点来的方向,随他指尖所划瞥去,应该是天目山南麓境界。
  忽然间,我发现自己眼力凌厉起来,那遥远的山水仿佛被魔力吸住了,居然像被单反相机般固定,提拉在眼前,清晰明了。只见那山裂成南北两截,宛如是巨灵神的斧劈开一般。南山坡缓,土石松沃,翠竹玉立,芳苔叠生,山泉涓涓而下。北山坡峭,石壁连横,巨木争竞,须草悬挂,石缝挥汗淋漓。两山之间折折弯弯一条山涧,涧水循低而流,或急或缓,或平或直。遇陡处则飞溅,遇平缓则轻泄,遇低洼则积聚,吸溪成潭,至清至亮,澈底不杂。那涧水昼夜不息、永不歇工、不知疲倦地做着大自然的工匠,不同角度地润泽着、刷洗着、雕琢着涧里的横陈巨石,让它们个个与众不同,万里挑一。涧上栈道依地势而筑,逶迤起伏,如苍龙进山,鳞爪飞扬。地势平坦开阔处见缝插针般坐落着亭台阁楼,古刹寺宇,隐约善男信女往来膜拜……
  “真是一番好山水……”我不由得脱口赞誉,却见眼前山水如水面映像般晃动起来,画面感折乱、模糊、直至不见。
  抬眼望去,那老祖盈盈笑着,对我挤眉弄眼,似乎在嘲笑着我。
  “这是幻象吧,彭祖?”我有些被愚弄的感觉,很是气愤,不由得嚷嚷起来。
  “说真不假,说假不真!难道那后梁昭明太子是假的么?难道那唐朝诗仙李白是假的么?难道那高峰原妙禅师是假的么?……他们都曾在这儿修行过呢!”彭祖被我嚷得有些面子挂不住了,一口气唠叨了不少。
  哦,昭明太子,曾在这儿诵读《金刚经》修行,作过《昭明文选》;谪仙人李白曾在龙须岩下写过“莫卷龙须席,从他生网丝。且留琥珀枕,或有梦来时”的名句;著名得道高僧高峰原妙曾在龙须禅院古佛院静心修炼近十年呢。
  “彭祖,经过补课,我知道了。”我边应和着老祖,边喃喃自语:“这么久远,真假难辨啊,有时历史不全是真的呢!”
  “呵呵,不说久,就说近的吧,姚明认识么?思源廊拍婚纱听说过么?”老祖似乎为了彻底打消我的疑问而不遗余力。
  哦哦,这个我是报纸有见过的,他这么提起来,我倒是想起来了,原来就是这儿,我暗暗思量着,“看来是真的啦!”我轻声说道。
  想起今生有幸居然见到曾经在世间800多年,而后仙化而去的彭祖,今日又得到他的诸多指教,不由得心情小激动起来,忘却了自身所在,拱手欲行起礼来。只见我刚一抬手,便直坠而下,我不由得惨叫连连,大喊“彭祖救我……”
  “衢州的朋友,太湖源景区到了,大家做好下车准备,……”大巴车导游的喇叭声传来。我惊醒过来,才发现刚刚做了个梦,深叹一口气,“去看看也好,避免雾中看花,水中探月咯!”
  于是进太湖源门,望龙须壁、过云碧潭、走思源廊、眺千仞崖、穿神风谷、探双龙潭、访古佛院、坐仙人台、留影祭源坛,半日方得回返,尽兴意满。
  别了太湖源,吃罢中饭,随车返,顶着烈日瞻仰了钱王陵,回到驻地休息。
  
  
  【第4天◎天目大峡谷】
  
  忆昨游,多少感慨在心头,吟一首《诵钱王》,思绪飞九州,叹悠悠,时光荏苒不胜愁!
  
  一番天地一番人,钱江潮水奔不停。
  千秋霸业随风去,惟留家训世代铭。
  
  新的一天,新的征程,今天的目的地是天目大峡谷。
  天目大峡谷地处浙江省临安市,紧邻原始森林大树王国西天目山。
  经过大巴车——中巴车的转接,我们顺利来到景区门前。
  景区门前右侧一溜儿的商店,摆满了当地小香薯等特产,游客从门前过,不时有人停下来问询,欲购买,导游大喊“不急不急啊,等下原路返回再买,不然拎个东西看景不方便那。”
  景区门前左侧山崖上一瀑布,宽丈余、高数丈,似乎装了循环机关,绵绵不绝,直如“布”般倾泻。只见泻面成镜,映照蓝天,间或溅出点滴,晶莹剔透,如珠如玉。右下一巨石侍立,上红书大字“天目大峡谷——迎客瀑”。
  正门入口处板墙木柱、黑瓦翘檐阁楼,檐下正中匾黄色行书“天目大峡谷”遒劲有力、端庄大方,左下及右下侧匾分别由谢晋导演和武侠小说名家金庸的题词“中华第一石谷”,“石谷有灵气”可算是锦上添花。
  导游带领下大家鱼贯而入,进的谷去。只见深长的峡谷不见尽头,两边青山翠林护卫,我们仿佛进了“石物园”,谷里巨石横陈让人眼花缭乱,怪石嶙峋让人咋舌惊叹,奇石璀璨让人联想翩翩。
  大家循峡谷左侧长廊深入,沿途过五瀑潭、卧牛石,观山盟石,抚发财石,眺母子蛙、九连瀑、乾隆印章……还有路过一些水上项目,如戏水潭,水上秋千,水上射击等,参与者乐,观看者众。如果你积极投身参与其中,跟清凉的山水来一个亲密接触,是一番不错的水上体验,这儿确实是孩子们夏季降温避暑的好地方。
  再往里走,又是各色潭、石交替,名称繁多,各具特色,让人目不暇接。如果有时间仔细观赏,都值得好好品味,直教人流连忘返。
  
  有道是:
  天目山下多奇石,峡谷巅里众潭池。
  疑是天仙摆石阵,兴罢入溪去汗渍。
  我辈来时仙遁迹,暗窥众生嬉戏时。
  欲待返身复看景,可惜鸠占无归期。
  
  然而,集结的时间就来了,大家遵时循原路赶回,上午的游玩就在不舍与遗憾中结束了。
  吃过中饭,大家参观了临安博物馆,回驻地休息。
  
  
  【第5日◎归途随想】
  
  晨光挥发着炫目的光彩,让我不禁闭上眼睛,冥思之间思绪便如一张画卷,缓缓展开,形影飘忽,腾挪翻转,纵横来去,自如舒展,自然交互……
  
  梦醒遥看日出,
  惬意不思归路。
  时短催回车,
  误入夏花深处。www.amolover.com
  回顾,回顾,
  演绎一张巨幕。
  
  1.婆留孩子王
  
  晚唐时代,江浙之地的临安十分僻静。
  “大王在上,请受小的们一拜”!一堆小山丘前,小山村一群孩子一边嚷嚷着,一边拜伏在地。
  “哈哈,孩儿们,快快请起,大王今天请你们吃糖。”一个跟其他孩子差不多大的男孩,头上戴一顶狐皮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喜不自胜地说。
  “哦,哦,有糖吃咯……”孩子们高兴的抬起头,似乎糖就在眼前。
  “不急不急,孩儿们,要吃糖,须排场,预备走起,1、2……!”狐皮帽孩子喊起了口令。
  只见孩子们拍拍裤腿,挺身而起,随着口令按序列队前行。
  “婆留,别玩了,回家吃饭了!”村口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似乎是个婆婆在喊。
  只见那个狐皮帽孩子,听了喊声,动作立马一窒,回到“来了,婆婆!”,拔腿就跑。
  “说好的糖呢?”,“婆留,不会骗我们吧?”,“哎,每次都这样,婆婆一叫就跑!”,“他的命是婆婆救的,他当然听婆婆的话了……”孩子们议论着,嘟囔着。
  “说好的,不会少了你们,下次一准给……”婆留一边喊,一边往村口跑去。
  
  2.豹胆贩私盐
  
  “留哥,万一被抓,可是要杀头的啊,邻村的黄四刚刚上个月入了刑呢!”一座泥墙土瓦的房子里,昏暗的油灯下,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男孩对着婆留轻声而胆怯的说道。
  “锜弟,是的,是有这个风险,可是你看我们家,入不敷出,穷得快揭不开锅了,婆婆病了,郎中都请不起呢!”那婆留说道。
  “留哥,你有把握么?父亲知道,能让你去吗?”那锜弟仍然惊疑不已。
  “锜弟,你放心,我分析过了,其一,平日里我走私道,不走官道,昼伏夜出,避免与官兵接触;其二,这么多年的练武,私道上的几个小混混,我对付着还是绰绰有余的;其三,这么大了,我应该出去走走看看,长长见识,一旦赚了钱,我就洗手不干!”钱留一脸的坚毅,眼睛里闪着亮光。
  “好吧,留哥决定的事谁也拦不住,万一不成,跑快跑远些吧!”钱锜叹息着说。
  “锜弟,请记住了,这事不要告诉婆婆和父母亲啊,免得他们担心受怕,哥哥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他们”,“还要带好弟弟妹妹们”钱留叮嘱着。
  从此,小山村里,钱留不见了踪影。数年后,却见钱家殷实富裕起来。
  
  3.衣锦归故里
  
  功臣山下,临安城与往常的寂静有些不同,车来人往,旌旗招展,灯笼结彩,人们喜气洋洋,仿佛在迎接一个隆重的节日。
  “留儿,真的是留儿么?你终于回来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右手点着拐杖,颤抖着声音,颤抖着左手,在家小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过来。
  “婆婆,是我,婆留,我回来啦!”一身戎装的钱留(现在叫钱镠),赶忙快走上前扶住婆婆,倒身下拜。
  “留儿,这么些年,你到哪里去了啊?你知道嘛,我和你爹娘好想你啊!”婆婆忍不住泪流满面,手愈发颤抖着抚向钱镠的头。
  “是留儿不孝,让婆婆和家人受累和受苦了!”钱镠长跪不起。
  “婆婆,钱将军现在是大元帅了,掌管江浙地区呢,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哈!”侍立一旁的副将轻声禀告提醒。
  “对对对,今天是个高兴的日子,咱留儿出息了,保家卫国,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呢!”婆婆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一边示意众人扶起钱镠。
  婆婆端详那婆留,怎生模样?有词赞曰:
  盔上红缨飘烈焰,锦袍血染猩猩。狮蛮宝带束金鞓。云根靴抹绿,龟背铠堆银。怒时威自凛,笑时和自倾。端的一员英气逼人的好将军,犹如画中生。
  婆婆心下甚慰,自语道:“我的眼光本来就不错,这么好的儿怎舍得丢井呢?!”
  只见钱镠把眼示意副将,副将走向前,双手拱一拱,开口道:“钱将军此番回来,备了一些礼品,以表谢各位父老乡亲的厚爱守望之情!”随之退立一旁,把手一挥,众将士循序而出,或一人捧或两人抬或三人扛,一件件器件呈于堂前。
  其一者,名曰青瓷褐彩云纹熏炉,只见它盖、身、底磊落一体,衔接水润,其盖如盔,似荷待放;其身褐彩云纹,光泽剔透,如仙之祥云;其底五虎首兽足鼎力向外,如出山之王嘶吼。
  其二者,名曰青瓷褐彩云纹油灯,其形似钵,敛口折沿,弧腹高圈,足撇立稳,莲花冰裂,光润玉泽。驻前观之,油未倾似已闻香,芯未燃似已见明。
  其三者名曰青瓷褐彩云纹盖罂 ,其形美艳,似待放包蕾。其身半球,盘口鼓腹,长颈圆肩,釉黄胎青。远观似美少女作舞,近看似佛祖宝器静坐。
  其它瓷、杯、镜、簪、镯等等,不一而足,堪堪数百件,一一对应赠与亲人朋友,还有数千丈丝绸玉帛分赠乡亲父老,众皆欢喜,于是你邀我请,盛宴月余。
  
  4.暮年遗家训
  
  “苍山不改,人生易老;纵横多年,终将归去……”杭州府祥云阁中,钱镠半卧在床榻上,咳嗽气喘不停,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硬朗,带着一些消瘦与疲倦,正对一般家小嘱咐着。
  “父王,您会好起来的!”儿子钱传瓘低声说道,其他人也都齐声附和。
  钱镠目光从钱传瓘身上略有停留,缓缓移向众人,那是他的儿孙辈们,济济一堂,偌大的钱王宫都呆不下,门口,走廊里都站满了人。他目光虽迟钝却仍有威严,目光所及,每个人似乎感觉到他关注了自己。只见他罢罢手,缓缓说道:“我本布衣,走私盐而发家,入卒伍而兴盛,忠国家而蒙恩,得以诸侯一方。然,世事沧桑,新陈代谢,新老更替乃自然之规律,天命不可违也!”
  “人生难得百年,成王败寇:长城逶迤,秦始皇未见几里;烽火飞传,纣王未戏几时;神武能战,项王未得一世。”
  “吾观天下,唯有浩气真理,方可永存人间。天下正理不外乎为人,为家,为国。为人者言谦行正方可致远通达;为家者,勤俭孝悌方可和美长久;为国者,忠勤事国方可利益天下。”
  “吾思久也,尝作训诫数条,尔等须尽心铭记,以保吾钱家世代兴旺昌达……”
  只见左旁闪出侍从,执笔拿卷,伏案一旁,按嘱记录,记毕清点,要言十条,后世称《钱氏家训》,成就钱家子孙无数,福泽绵延千年不衰。
  
  
  【后记】
  
  或许有人会说,你怎么这么多梦啊?不是写景就是写梦!
  疗休养途中,或许是放松了,做了好一些梦,虽然梦境不如记录下来的有序,也更荒唐,但有总比没有好,起码可以在晨起时回味一番嘛。
  况且,人有梦想是一件好事,万一要是实现了呢?但是旁人总觉的别人做梦很可笑,往往要不遗余力吵醒他,殊不知吵醒后,纵然为他祈福、高兴,未必就是幸事。
  堂吉诃德只要有骑马、仆人,就会有不竭的勇气,走南闯北,拼刺击杀无所畏惧。当他最后忏悔、醒悟,原有的梦想破灭,锐气就荡然无存,很快在亲人、朋友的祈祷声里离开了人间。但愿我的梦没有被突然惊醒!
  钱镠,唐朝后期及后梁、后唐时代的网红,出生于一般的农民家庭,却有着异于常人叱咤风云般的传奇人生。哪吒因孕期长,出生怪诞,李靖欲大义灭祸。钱镠出生那年,也因哭声奇特,面目丑陋,其父欲投井杀之。当然,我想钱镠之事是真的,因为婆留井至今仍在功臣山下。
  对于犯罪的界定,是有鲜明的时代特点的。比如武松打虎,在现在社会不但不是英雄,还是杀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凶手。钱镠,一个贩私盐,要被判死罪的农民,在现在社会则是搞活经济的商人。铤而走险贩卖私盐的钱镠,不但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也积累了对吴越地带的认识与经历,为今后的行军打仗打下良好的基础。
  英雄不问出处,但所见英雄略同。这个所见是我对英雄的见解:大凡英雄,都是与众不同,卓尔不群的。钱镠也是,“婆留”幸存下来的钱镠,不拘一格,不受约束,自小成为孩子王。稍大,即舞枪弄棒,行侠仗义。顶着死罪的可能,贩卖私盐、走南闯北更是显示了他过人的胆识。
  常人与伟人的区别就是常人安逸于一种状态,不思进取;伟人则不安于现状,不断接受挑战。私盐贩得很顺畅的钱镠,居然投“盐”从戎了。从军后的钱镠敢战,善战,在军营开启了开挂模式的军旅生涯,得到首长的赏识与信任。
  政治敏感性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更不是时时都有的。对于有知遇之恩的上级,钱镠一直精忠维护。然而,当上级欲拥兵自立,钱镠毫不含糊,折马反杀过去,毫不留情,无它,精忠报国而已。
  成为一方诸侯后,后梁被后唐代替,手下怂恿他造反,钱镠没有,他不但依旧归顺当朝,平叛乱、纳岁贡,还厚待建议谋反的手下,其智其慧,其忠其义,常人难及其项背。
  目前的中国经济版图,江苏、浙江独领风骚,这与历史传承的区域经济有关:区域的人、物、文化。江浙两地的富庶概因钱镠修筑海塘,疏浚内湖,鼓励桑麻,奖励农耕等苦心经营的区域经济而昌盛起,并且恩泽顺延千年不绝。就好比我们常说的,我们今天端着毛主席的饭碗(大量农田是那个年代开垦的),喝着毛主席的水(大量水库是那个年代建的),睡着毛主席的安稳觉(“两弹一星”是那个年代搞成的)。
  人一旦获得一种极高荣耀能“不骄不躁”者,实属罕见,钱镠是其一。柴世宗后孙小旋风柴进,借家有“免死铁券”之势,大肆结交各路英雄、罪犯、匪人,高调做人,任意做事,直把自己做进匪窝。钱镠谦虚谨慎,谨小慎微,让“免死铁券”束之高阁,让历代尊崇中原,让后代遵循家训,让官者不罪百姓,钱家也得以数十代繁盛不衰。
  临安游,不错的山水,难忘的人文,难再的邂逅,梦幻般的情节,是胡言乱语?还是天马行空?一番感想罢了!
  如果此文有少许的能牵动您眼球的地方,能让您内心起一些涟漪,那就不枉我这个拙笔一场了。

  【作者的话】游记确实是有些难以引起共鸣的,没去过的没感觉,去过的说我见的不是这样的啊!其实,不必太认真,作为自己的游历记录就好了,因为有些记忆会随时间淡去的。
  (文/凡凡)
  首发读文斋:http://www.amolover.com/wenwz/1034248.html
  作者个人主页:凡凡的稻草房
本文作者(凡凡)的其他作品,您还要去看看么?
医患杂谈
(空空道人系列之二) 今日似昨日,日日如抽丝。无恙浑不知,有恙华佗痴。话说新世纪,新时代,空空道人仍携钵带经云游天下,望尽天下美色,赞尽世间美味,阅尽人间繁华。这日,空空道人因日奔夜宿,寒餐露饮,不免有伤感之风...
人生旅途,情在心中
大概就是“静极思动”的原因吧,在家时间久了,内心不免有外出的冲动,这不,借着外出学习的东风,我背上简单的行囊出游了。微风吹过,空中落下两三雨滴;笑语相迎,心中腾起几多憧憬。看沿途耕田,如姑娘梳妆,缕缕束束,泾渭...
大坞山游记(空空道人系列三)
且说空空道人自从那日在会稽山下丢了顽石,犹如瘾君子丢了烟斗,浑身不自在,常常禁不住往兜里拢去,拢空后犹自苦思冥想一番,仍不得其踪。空空道人游荡人间,飘无定所。这日不期来到大坞山无稽崖,恍惚间似曾相识,或又觉得梦...
静静的大碧湖
在柳梢轻抚的湖面上 荡游着三五成群的水鸭,它们肆意挥桨 湖水被划拨出得意的波圈,抡一个石瓢过去 惊得涟漪抖成了波浪。 我站在湖边张望 仿佛在找寻,仿佛在期盼。翠绿升起水草丛中,夏蝉欢唱于柳疤上,金黄在秋风里泛滥...
上一篇:中秋怀思
编辑寄语
我来说两句
会员: 验证码:  [点击显示验证码]